“伊看书苑”最新网址:http://www.1ksy.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伊看书苑 > 女频小说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 73、第 73 章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73、第 73 章

章节列表
推荐阅读:盾之勇者成名录 一品农门妻 【快穿】反派,我眼熟你! 农家俏闺女 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重生之渣受 被软禁的红 腹黑王爷甜宠小妖妃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花落燕云梦 
    清吧和酒吧的区别就是, 不吵,清净,适合谈话。

    为了符合这个氛围,老板在装潢上下了不少功夫, 就连厕所的设计都颇有艺术风格, 环境也比酒吧要好得多。

    纪燃从厕所出来,洗了把手, 没急着出去。

    他在镜子前犹豫了半晌, 最后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许久没联系的电话号码。

    打完电话,他转身正打算离开, 却迎面撞见了一个熟人。

    来人朝他笑了笑,声音温软:“果然是你。”

    温笑今天显然精心打扮过,唇色艳得反光, 脸上的粉抖一抖估计能掉好几层, 鼻子两侧还黑乎乎的,看得纪燃心理都产生了不适。

    纪燃站着, 没吭声。

    见他不说话,温笑继续假情假意道:“对了,网上的事我都看见了, 你还好吧?”

    “听说你还被纪家赶出来了?唉, 我之前就跟文文提过,你再这么放纵下去,迟早得出事。”他话中都是幸灾乐祸, “你们关系这么好,他都没劝劝你吗?”

    纪燃突然笑了,他说:“放心,爸爸过得当然比你好。”

    温笑脸上一僵:“你别一上来就骂人吧?有没有点素质?”

    “骂你怎么了,你不就是来我这儿讨骂的吗?我是没什么素质,所以别把你阴阳怪气那一套放我面前来,逼急了,我连女人都打。”纪燃凉凉道。

    温笑:“你说谁是女人!”

    纪燃懒得跟他废话:“有事说事,没事滚边去,好狗不挡道没听过?”

    温笑虽然常年在男人堆里打滚,但他接触的都是些富家子弟,有的时候行为举动可能会不讲理些,可说话这么粗鲁的,他还真就只见过纪燃这一个。

    “你嘴巴真脏。”温笑还记得自己在停车场受到的羞辱,他道,“你出了这么多事,秦满还肯跟着你吗?”

    “这事轮不到你这傻逼操心。”

    “就算他跟着你,也只是因为交易。”

    纪燃道:“是啊,他为了钱愿意跟着我。而你就是给了他钱,他都不乐意跟你。因为他对你这绿茶吊没兴趣。”

    之前在停车场,温笑带的那两个助理都是小瘦棍儿,怕跟纪燃动手后吃亏,他才忍让着。

    但现在,他前男友就坐在清吧里,还有对方好几个朋友,全都是健身教练,要真打起来,他不会吃亏。

    温笑低头笑了,熟练地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我是绿茶,那你是什么?你都已经烂到连你爸都不要你了。”

    纪燃对这种话早免疫了。他觉得这人实在太无聊,跟这种人拌嘴更是无趣。

    他翻了个白眼,正打算走,没想到温笑居然往旁边一站,又挡住了他的去路。

    “之前在停车场,秦满那都是情人对金主说的话,你该不会当真了吧。”温笑脸上的笑容特别讽刺,“你和秦满的合同就只剩下最后半年了,希望你别陷得太深,免得到时候抽不出身,平白惹难堪。”

    纪燃觉得好笑:“那是我和他的事,跟你这傻逼有什么关系。让开。”

    “怎么会没关系。”温笑心里那点虚荣和兴奋已经无法按捺,他靠在门边,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半年后,秦满就是我的了。对了纪燃,你现在被赶出家门一定很缺钱吧?要不然你提前跟秦满结束关系,我可以给你一笔钱,怎么样?”

    温笑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纪燃脸上的平静已经褪去,眼神登时冷如冰窖。

    但他没有,他完全沉浸在对未来的幻想中:“我知道你会说什么……你以为秦满对你是真心的?他当时对我那样,只是想办给你看,其实我们在微信里聊得特别畅快……”

    温笑没能把话说完。

    因为纪燃已经往前一步,揪起了他的衣领。

    其实纪燃和温笑的身材差不了多少,但纪燃就是轻而易举地把温笑拎了起来,温笑的双脚都险些不着地。

    “你这个死变态,别他妈意淫他。”纪燃声音森冷,眼底满是戾气。

    “你放我下来!”虽然早有防备,但温笑还是被吓着了,香烟都掉到了地上,他不自觉扯高音量,“纪燃!你就是疯狗!天天想着用暴力来压制别人!!”

    “你再大点声。”纪燃不仅没放下他,手上反而握得更紧,“把人都叫进来,让大家都看看,嘴贱会是什么下场。”

    温笑讽刺一笑,道:“话都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纪燃一转身,捏着衣领把他整个人往墙上一甩,发出一道闷重地撞击声。

    温笑只觉得背上一疼,差点叫出声来。

    “温笑,我警告你。”纪燃冷冷地看着他,“秦满是我的人,就算是条约到期了,那也是我的。他这辈子都跟你这傻逼没半点关系。”

    “你糊涂了,秦满跟你只是……”温笑笑着说到一半,突然感觉不对。

    之前在停车场,纪燃对他的态度虽然也不好,但他能明显从话里听出,他和秦满真的仅仅是金钱关系。

    可现在,纪燃竟然这么生气,还说出这种宣誓主权的话……

    “不可能。”温笑对这些事情极其敏感,他嘴角的弧度僵了僵,“你们在一起了?”

    纪燃嘲讽一笑,没回答,反倒是温笑在喃喃自语,满脸不可置信,“不,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

    “他看不看得上我,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纪燃手上微微用力,拳头按压在温笑的胸膛上,“你要点脸,别人一直没回复你的消息,就识趣着滚远点。温笑,你该庆幸我最近心情好,不想动手。不然别说你外边的朋友,就是你那一个足球队的前男友都在外面,我照样能把你这假鼻子给打塌。”

    “不过,你以后如果再敢缠着秦满,或者再在我面前说这些狗屁不通的话。”

    纪燃突然笑了,笑得特别和善,他慢悠悠地把温笑放下来,并用手掌轻轻的把他衣襟前的衣服拍平。

    “我就把你这身鸡毛都给拔了。”

    他语气平缓,道,“我这人说到做到,你好好想想,自己这条贱命还要不要。我们之间这点破烂牵扯就早点结束吧。嗯?”

    纪燃走后,温笑还靠在墙壁上,紧紧屏着呼吸。

    待纪燃的背影消失,他才大口大口的开始喘气,他转身,想去洗把脸冷静一下,才迈了一步就因为腿软,差点摔倒在地。

    见纪燃从厕所回来,程鹏挑眉,问:“怎么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被人堵了。”

    “谁敢堵我。”纪燃哼笑一声,“不过确实遇到个傻逼。”

    “谁?”

    纪燃没应。他拿出手机来,给岳文文打了个电话,把温笑那些前男友的联系方式都拿到了手。

    他虽然没对温笑动手,但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温笑那种人,不给他点教训,他是不会知道怕的。

    跟程鹏道了别,纪燃回家之前,去了一趟商城。

    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他打开门,看到床上坐着的人,他怔了怔:“……你怎么还没睡?”

    秦满放下手中的文件:“在等你。”

    “谁让你等了。”纪燃嘴上这么说,换睡裤的动作却特别快。

    他裸着上身,躺到了被窝里,“起来,给你换个药再睡。”

    秦满放下文件:“好。”

    “都不上班了,哪还有这么多破文件要看。”纪燃从床头柜里拿出药盒,盘腿坐着,说:“手伸出来。”

    秦满依言伸手。

    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盒子。

    盒子精致小巧,款式眼熟。

    纪燃:“……”

    秦满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银戒来:“不给你戴上,就一直睡不着,干脆等你回来。”

    “矫情。”纪燃沉默半晌,才小声地嘟囔了句。

    秦满笑着没反驳。

    他曾经在医院的时候,趁纪燃睡着,牵起他的手摸了好几遍。

    细皮嫩肉,连线条都是好看的。

    就差个戒指。

    纪燃嘴上说的不好听,手却已经伸到了戒指盒里,把那枚戒指拿了出来,作势就要往手上套。

    秦满先一步抓住他,无奈地笑:“你就不能有点情调。我帮你戴。”

    纪燃耳朵一热,伸出手:“真麻烦……那你快点。”

    秦满捏着纪燃左手的指头,把戒指套到了他的中指上。

    纪燃噗嗤一笑:“你戴这指头,多不方便我的肢体艺术啊。”

    秦满笑着没说话,他握虚虚握着纪燃的手,伸到自己嘴边吻了吻。

    纪燃脸上的笑容登时就僵住了,等秦满亲完后,他才猛地收回手:“……你,你他妈,你太肉麻了。”

    秦满道:“很适合你。”

    “那是我手好看。”

    纪燃犹豫了下,突然翻身下床,从裤子口袋里掏啊掏……也掏出个盒子来。

    秦满笑容一滞。

    “我从不白收人东西。”纪燃坐回床上,扭扭捏捏地打开那个盒子,“……临时买的。时间太赶了,订做也来不及,这是现货里最好看的了。你……先勉强戴着。”

    纪燃说完,不由分说地拉过秦满的左手,把戒指给他戴上。

    秦满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戒指,失笑道:“谢谢,我很喜欢。”

    “喜欢就行。”纪燃不敢再看他眼睛,赶紧转身,把戒指盒随手丢到了床头柜里。

    红透了的耳尖已经出卖了他。

    纪燃坐回原位,发现秦满还在看他。他一顿,试图转移话题:“对了,我刚刚在清吧碰见温笑了。”

    秦满挑起眉:“然后呢。”

    “吵了一架。”纪燃言简意赅,他道,“以后他要是再骚扰你,你就告诉我。”

    “好。”秦满一哂,“不过他应该也没机会了,我一会就把他的微信删掉。工作结束了,留着也没什么用。”

    纪燃满意了,慢悠悠躺进被窝:“算你识相。”

    秦满把文件收好,灯关上,躺到了他身边。

    纪燃闭着眼睛,有点睡不着。

    前几天一直窝在那个窄小的病床上,两人的腿侧和手臂几乎都是紧贴在一起的,今天睡得宽松了,他反倒……不习惯了。

    听见耳边没动静,纪燃犹豫了一会,刚想往那一边再挪一挪。

    谁想旁边的人先他一步,紧紧靠了过来。

    两人的呼吸缠绕在一起,纪燃紧紧闭着眼,喉结不自觉滚了滚。

    “宝贝,你睡了没。”黑暗中,秦满问。

    纪燃嘴巴动了动:“……说了别叫我宝贝。”

    “今天有碰烟吗。”

    “没有。”

    “电子烟?”

    “说了没有。”

    秦满压低了声音,带着笑意问:“不馋?”

    纪燃猛地睁开眼,对上了秦满的视线。

    秦满的眼底全是温柔。

    他见惯了对方的冷淡,只是一眼,就有点受不了。

    半晌,纪燃才低低地应:“馋。”

    说不上来是谁先凑上去的。

    或者是秦满,或者是他自己,总之等纪燃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窝在大床的中间,侧着身,热烈地亲吻着。

    在接吻这方面,他没秦满拿手,没多久就被亲得面红耳赤,只知道细细的喘气。

    直到男人温热的掌心贴到他的肌肤上,纪燃才回过神来,着急地想脱身。

    “别急。”秦满抓住他的衣角,哄他,“我就摸摸,不做。”

    纪燃:“你他妈……可真是身残志坚,变态这两字一点都不冤枉你。”

    “别动。”秦满皱眉,突然吸了口凉气。

    纪燃一愣,赶紧停下动作来,不敢动了:“我……我碰到你右手了?”

    秦满得逞,笑笑着咬他下巴,用指尖的温度回答了他。

    纪燃就像只熟透了的虾,涨红脸躺着,想推又不敢推。只能一边骂着,一边任人予取予求。 富品中文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智械进化 快穿:暗黑boss撩入骨 快穿:炮灰男配要逆袭 九零奋斗甜军嫂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锦绣清宫:四爷,脑洞大) 柳亭英雄传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 替嫁娇妻:冷情凌少腹黑宠 玩转沙盒异界 夜少强势宠:娇妻,你好甜! 想要成为影之实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