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看书苑”最新网址:http://www.1ksy.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伊看书苑 > 女频小说 > 气运之子(快穿) > 75、第七十五章

气运之子(快穿) 75、第七十五章

章节列表
推荐阅读:盾之勇者成名录 一品农门妻 【快穿】反派,我眼熟你! 农家俏闺女 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重生之渣受 被软禁的红 腹黑王爷甜宠小妖妃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花落燕云梦 
    原主名叫年康乐, 从名字就能看出, 为他取名的长辈希望他能够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只可惜,这样美好的愿望却注定与原身无缘。

    原身的母亲年氏是个大美人, 他的父亲年翔飞也是英气俊朗,两人生出的孩子样貌自然不差。只可惜,原身的心疾实在是太严重了, 身体瘦弱如皮包骨头、满面病容, 嘴唇还泛着青紫色,打眼一看十分像是颓废系非主流,与正常人的审美天差地别。

    可以说, 这简直是创了孟晖附身身体的颜值低谷了。

    揽镜自照半天, 孟晖叹了口气, 开始思考这个世界的任务。

    气运之子现在距离他十分遥远,光球只能隐隐探查到对方正位于他们的东南方向, 却无法判断具体地点。为此,孟晖专门翻出原身屋子里的地理图鉴寻找半天, 猜测对方很有可能是在淄市——那是个位于沿海的巨型商贸口岸,贯穿全国的“母亲河”也由此入海,故而经济十分发达,堪称兵家必争之地。倘若气运之子想要发迹, 是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城市的。

    说起来, 自家系统在进入世界之时对于气运之子的定位,如今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最开始,孟晖进入世界后附身的身体, 都距离自己的任务目标极近——不然,他第一个世界也不可能恰好赶到,顺利捡尸了差点病死的郑文睿。而接下来,似乎每一次进入世界,孟晖距离任务目标的位置都会略远一点,但这样的变化并不明显,也不曾引起孟晖与光球的注意。

    直到最近的几个世界,这样的改变却令人无法忽视了。第七个位面,孟晖与姜疏朗还身处同一个城市的市区,第八个位面,他进入世界的位置就被移到了萧尧所在京都的偏远郊区,而这个世界更加夸张,他们已然身处两个城市。

    孟晖觉得,这似乎也是由于“气运之子”越来越强大,已经逐渐脱离了主系统掌控的原因。

    由于自己这副糟烂身体,恨不得将他关在温室里的家人肯定不会同意他跋山涉水前往淄市,所以关于寻找气运之子这件事,孟晖不得不从长计议。

    所幸根据他的推论,现在的气运之子应该可以独立应付世界意识的打压了,那么孟晖也不必急急忙忙、不顾自己安危的赶过去帮忙。

    眼下比较重要的事情,就是尽量调养这具体弱多病的身子,然后思考一下该如何让原身的母亲接受那些女性应当独立自主的新思想。

    最近一段时间,孟晖也稍稍试探了一下年氏对于新思潮的态度,但结果却并不算好。对于这些令夫君与自己离心、甚至想要抛弃自己的新思想,年氏简直深恶痛绝,倘若不是自己的儿子强烈要求想要看一些进步刊物,年氏是决计不会让这些东西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的。

    当一个人发自内心的拒绝、厌恶着某种东西的时候,哪怕那样东西是正确的、有益的,也根本不可能被接受。所以,对于改变年氏,孟晖根本无从着手。

    ——他果然还是更加喜欢那些复仇的任务啊,充当传播爱与自由的小天使什么的,孟晖是真心做不来的。

    在试探完年氏对于新思潮的接受程度后,孟晖又开始试探她对于年翔飞的态度。

    年翔飞是一个才子,经常在进步书刊上刊登一些鸳鸯蝴蝶、才子佳人的新体诗和散文。对于这些词句优美的诗文,没有什么文学素养的孟晖是欣赏不来的,不过,这却并不妨碍他对此展现出虚假的欣赏,

    由于身体瘦弱,孟晖的手腕也没什么力道,仿照原身写出来的字迹清秀绵软,倒是颇为契合这些风花雪月的诗文。当年氏进到屋内,就看到自家儿子正对着进步刊物誊写一首新体诗,下意识便皱了皱眉。

    轻手轻脚的来到孟晖身后,年氏刚想要开口让儿子休息一下,就看到宣纸最上方、被孟晖刻意放大了几分书写的“年翔飞”三字。

    顿时,年氏便闭上了嘴巴,怔怔的出着神,看孟晖慢慢悠悠、认认真真的将整首诗写完。

    年翔飞出身地主阶层,家里很有钱,否则也不会被送去新式学校学习。而能够门当户对嫁入年家的年氏自然也出身不低。她年少时跟着女夫子学习了一段时间,却碍于“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仅仅只是认了字便不再深造,转而去学些女戒女德、女红女工。

    对于年翔飞所写的暧昧朦胧的诗文,年氏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却不解其意。由于丈夫以没有共同语言为由想要休弃自己,年氏十分伤心,也曾试图学习、理解这些丈夫喜爱的东西,但她文学水平不高,进步极慢,又很快被丈夫带回家的新欢伤透了心,彻底放弃了最初想要学习的打算,转而对这些东西厌恶透顶,避之唯恐不及。

    然而,看着儿子誊写丈夫的诗文,年氏又不由想起了那些彻夜研读的日子,一时间不由有些心神恍惚。直到孟晖放下毛笔,扭头安静的看了她半晌,年氏这才回过神来。

    “乐儿,你身体刚刚恢复,怎么就下床练字了?快点回床上休息吧。”抬起手,抚了抚孟晖瘦削的面颊,年氏十分担忧。

    “没事的,娘,我躺了这么久,感觉全身上下都僵了,就想下床活动活动。只是坐着练字而已,不妨事的。”孟晖笑着握住年氏的手,将视线转回桌上的宣纸,“娘,儿子读诗给您听吧,就读父亲的诗。”

    年氏从来不会拒绝儿子的话,此时尽管心情矛盾,却依旧还是点了点头,顺从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孟晖清了清嗓子,开始念诵原主父亲的诗文。由于中气不足,孟晖的声音很是低柔,但却十分悦耳动听。即使年氏听不太懂,脸上紧绷的神情也还是逐渐舒缓下来,甚至露出了些微的笑意。

    一首诗很短,转瞬间便念完了。但孟晖却并没有停止,而是话锋一转,开始为年氏品读这诗的含义。

    虽然不会写诗,但分析点评一首情诗,孟晖还是能够做到的。晦涩朦胧的诗文在他的讲解下很快便清晰明了起来,年氏听着孟晖的解释,整个人都有些痴然,不由想起了刚刚嫁于年翔飞之时。

    那时,年翔飞尚未离家求学,两人样貌出众,又是新婚燕尔,着实恩爱甜蜜了一段时间。也正是由于曾经的这一段情,使得年氏将心牢牢拴在了年翔飞身上,得知丈夫另有所爱时才会倍受打击、几欲崩溃。

    回忆起曾经丈夫对自己的柔情缱绻,又想起不久之前他看自己那冷淡轻蔑的目光,年氏心中酸涩一片,却依旧还是强打起精神,朝着自己的儿子温柔微笑:“乐儿真是好厉害,懂得真多!娘原本看不懂这些诗文的,但是听乐儿一讲,就全都清楚了。”

    发现年氏的强颜欢笑,孟晖在心里叹了口气,也有些不忍心继续刺激对方——他能看得出,年氏对于那个抛弃妻子的渣男丈夫依旧心存眷恋,再加上她一直接受从一而终、以夫为天的女德教育,倘若孟晖想要按照原身的愿望,为她重新找一个依靠,估计还是有些难度的。

    所以,拉红线什么的,还是得在年氏的思想转变后才能开始考虑。当然,如果年氏对于年翔飞死心塌地的话,孟晖姑且也能把年翔飞抓过来,费一番手段将他彻底催眠,让他成为一个居家好男人——不过,这样的做法对于可怜的年氏而言,未免有些太过敷衍了,也着实让人感到恶心。

    于是,转了一圈,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该如何教导排斥新文化、新思潮的年氏。

    孟晖十分头疼,视线落在自己誊写的诗词上,突然灵光一闪,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笑容:“其实,娘,儿子私下里也偷偷仿照着父亲,写了一首新体诗呢……娘要不要看?”

    “当真?”听孟晖这样说,年氏眼睛骤然亮起,连连点头,“要的,要的,乐儿快给娘看看!”说着,她也忘了自己刚刚想催促儿子上床休息的事情,亲手帮他润笔蘸墨。

    孟晖重新铺了张宣纸,接过年氏递来的毛笔,开始写诗。

    他天生就没有文化细胞,这首诗自然不是他做的,而是剽窃了第五个位面的一位文学大家。

    这位文学大家的诗文同样以辞藻优美著称,其意境却比之年翔飞一类年轻人浅薄的思想更加深邃悠远。不仅读起来令人心驰神往,还带着忧国忧民的仁心,带着对于祖国未来的思考与展望,值得人一遍又一遍品味反思。

    身为一名维护者,对于剽窃这样一位令人敬重的文学大家,孟晖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的。维护者并不在乎自己在一个世界中取得了怎样的功名利禄,这些对于他们而言无非过眼烟云,也更不会在意自己取得成功的方式途径是否合理合法。一切都要以最快、最有效的完成任务为准。

    在孟晖写诗的时候,年氏一直站在他身边认真看着,似乎想要将将每一字每一句都刻在脑海中那般。

    待到孟晖收笔,年氏捂着胸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与赞叹:“我儿写的诗可真好!”顿了顿,词汇匮乏的她不知该如何赞美自己的儿子,只能采取最为平实的比较法,“比你父亲写的还要好!”

    ——在曾经的年氏心里,自己的丈夫是最聪慧、最有才华的人,但现在,这个位置要让给自己的儿子了。

    听到年氏的夸奖,孟晖心里没有任何波动,苍白的脸上却带上了羞涩的红晕:“娘能看懂我的诗吗?”

    “看不太懂。”年氏面对自己的儿子十分诚实,“但就算娘看不懂,读着也觉得顺畅开心,像是一首歌儿似的。”

    诗歌诗歌,这两者是不分家的,诗词的韵律之美与音乐相通,哪怕不解其意,诵读时也会觉得顺耳贴心。

    孟晖微笑起来,将诗的大意向年氏讲述了一遍,随即有些扭捏的望着刊登有年翔飞诗词的《新文学》杂质:“娘,儿子想将这首诗投给《新文学》,您觉得怎么样?”顿了顿,他满面羞红,眸光闪亮,“儿子想要登上刊载着父亲诗文的杂志,想让父亲也看到儿子做的诗。”

    做儿子的对父亲抱有期待与憧憬,这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怕这位父亲对待家人很渣,但在外界的形象却经营的不错,儿子听多了对于父亲的赞誉,自然也想要向父亲看齐,想要得到父亲的赞许。

    ——都是她没用,被丈夫不喜,也带累自己的儿子得不到父亲的关爱,只能依靠这种方式追逐父亲的脚步。

    年氏心里一酸,抬手摸了摸儿子枯黄的发丝,差点哽咽的落下泪来,却还是强笑着点头:“好,娘这就帮你将这首诗寄出去。乐儿的诗做得那么好,肯定会被杂志刊登的。”

    孟晖仿佛松了口气那般,展颜而笑。

    说实话,孟晖选择这位文学大家剽窃,不仅是因为其在遣词造句上与年翔飞有着一丝共通之处,同样也是由于对方在第五世时声名大噪,哪怕是在一片战火纷飞中东奔西走的孟晖与气运之子贺晨,也同样品读、谈论过他的大作。

    ——如果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早早恢复了身为贺晨的记忆,那么看到杂志上刊登的诗文,也许会被唤起些许熟悉之感。而只要有了一丝疑惑,只要还对孟晖有所执念,凭借气运之子缜密的思维与强大的控制欲,他必然会想方设法的顺着这一条线索找来,与孟晖重新相见。

    当然,如果对方没有看到诗文、或者是没有想起什么的话,孟晖也算不亏。经过刚刚的试探,他发现年氏虽然十分抗拒新的思潮,但在面对她在乎的人时,这种抗拒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哪怕年翔飞抛弃了她,年氏却依然想要读他的诗,而当写诗写文的人变成她最为在意的儿子时,这份爱屋及乌的喜欢便更加强烈了。

    孟晖觉得,想要让年氏放下成见、仔细品读学习这些蕴含有新思想的文章,最好的方法就是这些文章是出自被她挚爱着的、渴望了解的人之手。孟晖自己文学素养不高,写不出那些惊采绝艳的诗文,只能参考其他人的作品,而他方才剽窃的这位文学大家,便是呼吁女性要独立自主的女性解放者之一。

    利用他的文章来转变年氏的思想,也算是恰如其分。

    接到孟晖的命令,光球立刻找出第五个世界的记录,将这位文学大家的作品搜集整理出来,方便自家宿主随时使用。

    而自己的两个任务终于有了些许着落,孟晖也终于松了口气,心中安定不少。

    接下来,就是一边养病,一边剽窃文章教母,顺便再等待气运之子自己找上门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ashley 亲爱哒扔的地雷=333= 富品中文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智械进化 快穿:暗黑boss撩入骨 快穿:炮灰男配要逆袭 九零奋斗甜军嫂 锦绣清宫:四爷,偏要宠(锦绣清宫:四爷,脑洞大) 柳亭英雄传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 替嫁娇妻:冷情凌少腹黑宠 玩转沙盒异界 夜少强势宠:娇妻,你好甜! 想要成为影之实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