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看书苑”最新网址:http://www.1ksy.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伊看书苑 > 女频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19、小老师19

女主是团宠[快穿] 19、小老师19

章节列表
推荐阅读:魔法禁书目录(旧约) 绝境航班 乱世丽姝 无罪重婚:季总,OUT 神封星穹 怒乡 秦时明月之纵横九州 六界帝主 开局重建大唐 另一份生命 
    睡醒, 翻滚,啪嗒。

    他家奶糖包描述的绘声绘色。

    周暮松背过身, 走进厨房, 笑的手抖。

    小汤圆奶奶看着客厅里被小汤圆严肃教育的小儿媳, 眼中笑意溢出,轻笑了一声。

    周暮松笑了个痛快, 打算把烤箱里的枣糕拿给小老师垫垫肚子, 刚碰到烤箱把手, 烤箱灯一个急闪,坏了。

    小汤圆奶奶一个巴掌拍他背上, “你以后不准用烤箱, 每次用每次坏,你跟它有仇吗?”

    “没仇,这烤箱质量不行。”

    “你要按照操作说明一步一步来, 能坏吗?”

    “还是质量不行, 好东西经得起磨炼。”

    小汤圆奶奶顿生怒气,捡起冰箱底下的鸡毛掸子,打。

    “我跟你说,周暮松!你要是对我小儿媳, 像对你手下新兵那样, 来磨练这一套, 我打断你的腿也磨练磨练你。”

    周暮松闪躲着拿走枣糕,坐在小老师身后,用勺子挖下来一块块的枣糕喂奶糖包嘴里。

    姚茜茜埋头写思想检讨书。

    小汤圆在一旁监督她的认错态度。

    姚茜茜一笔一划, 认认真真,态度诚恳。

    写完了,她也吃饱了。

    周暮松放下枣糕,拿起小老师的检讨书,仔细阅读。

    “写的不错。”

    小汤圆奶奶坐下,带上老花镜,一字一句地看这份检讨书。

    “字写的真漂亮。”

    小汤圆自豪,“我让茜茜照着字帖练的。”

    周暮松两手掐着姚茜茜的腰,把她从地上提到沙发上。

    姚茜茜后知后觉地摸摸腿,地上确实凉,下次要再多放两个坐垫。

    小汤圆爷爷提着菜从外面回来,看见检讨书上的字,“好字!贴墙上。”

    周暮松和小汤圆对视一眼,达成共识。

    检讨书贴在客厅墙面的正中间。

    姚茜茜仰头看看检讨书,再看看一脸笑的周暮松,默默地走到小汤圆奶奶身边,告状。

    “他把浴室的台盆弄坏了,故意的。”

    一个小时后,墙面上多了一张检讨书。

    姚茜茜满意地点点头,笑容灿烂。

    无人的地方,周暮松禁锢住姚茜茜,狠狠地亲了一通,才放开红透了的奶糖包。

    周暮松:“谁弄坏的台盆?”

    姚茜茜:“你。”

    “谁?”

    “你!”

    “检讨书白写了?”

    “你白写了。”

    姚茜茜刚的一批,眼睛睁的溜圆。

    呦,窝里横。

    周暮松忍了又忍,没忍住,闷笑着捧住她的脸,揉搓。

    奶凶奶凶的小模样,他喜欢。

    小汤圆奶奶和小汤圆来阳台晒衣服。

    小汤圆眨巴着眼睛,新奇地看着被二叔搂抱着的奶糖窝窝老师。

    茜茜的脸,像刚下锅的虾。

    一点一点地变红。

    姚茜茜羞恼,用力掰他的手,没掰开。

    踹他,又没踹动。

    小汤圆奶奶用脸盆顶开周暮松,“碍手碍脚。”

    周暮松摸摸鼻子,松开奶糖包后离开阳台。

    姚茜茜乐颠颠地帮着搭衣服。

    小汤圆奶奶指点小儿媳,“他要是仗着力气惹你,不要用脚踹,他浑身跟泥土疙瘩一样硬,脚疼。直接拿门口的擀面杖,抡他。”

    小汤圆帮腔,“二叔性子恶劣,需要定期修理。”

    姚茜茜连连点头。

    小汤圆悄默默地看一眼正拍打干衣服的奶奶,拉着奶糖窝窝老师走到另一边,小声询问,“茜茜,你昨晚和二叔做了羞羞的事情吗?”

    姚茜茜的脸蛋一瞬间的涨红。

    小汤圆明白了。

    “从现在开始茜茜要好好地保护自己,不能受冻,不能吃凉的,也不能摔跤。”

    小汤圆小心翼翼地摸摸奶糖窝窝老师的肚子,郑重其事地告知她,“你肚子里藏了一个宝宝。”

    姚茜茜乖萌萌地点头,一脸的慎重。

    小汤圆按捺住激动的小心情,谨慎地思索片刻后,提出建议,“咱们先给宝宝准备尿不湿和奶粉。”

    姚茜茜把尿不湿和奶粉记录到手机备忘录里。

    姚茜茜:“小汤圆以前的婴儿床和衣服玩具还留着吗?要是留着,不用再买新的。”

    “留着,留着。”小汤圆抿嘴笑,眼里全是欢喜。

    “先把它们全搬出来,晒晒太阳去去潮气。”

    “再洗一洗,消消毒。”

    小汤圆奶奶听这两个小家伙越说越不像话,故意加重脚步声走了过来。

    小汤圆和姚茜茜默契十足地蹲下来,捂嘴笑,弯弯的眼睛里装满了开心。、

    小汤圆奶奶看着好笑,一人敲了一下头。

    两个小家伙说话不着边,她结婚五年才有的老大。一击即中,哪儿能这么容易。

    小汤圆奶奶离开阳台,留两个小家伙蹲在地上头碰着头嘀嘀咕咕。

    回到客厅,小汤圆奶奶在电视柜里找到字迹模糊纸张泛黄的电话本。

    周暮松把修好的烤箱搬厨房,被满地的陈年旧物拦了下来。

    “您老这是干什么?”

    小汤圆奶奶翻电话本,“我找找当年给咱家做木柜子的老师傅。老师傅实诚,手艺好。咱家用了三十年的木柜子一刷漆,又跟新的一样。”

    小汤圆爷爷插话:“三十年了,老师傅早入土为安了。”

    “老师傅做木柜子的时候不还带着一个徒弟吗?”

    “三十年过去了,什么都不好说。你找到电话号码,先打个电话试一试。”

    小汤圆奶奶心里没底,在电话本里找到号码,用客厅的座机打过去。

    响了两声,电话被接通。

    通完电话,小汤圆奶奶心情舒畅地把地上的陈年旧物重新规整到电视柜里。

    两个小不点蹲在阳台上说悄悄话。

    周暮松一人给一半火龙果,回来看见老佛爷爽朗的样子。

    “什么开心事儿?”

    “徒弟接了老师傅的手艺,一直做着家具。一个月后直接去他那里拉床。”

    “你们别折腾,我让高子去。”

    小汤圆爷爷抬头,“高子他们知道你结婚的事儿,问什么时候让他们在你媳妇面前过过正路。”

    “我媳妇,他们过什么正路。”

    “你要是不安排,等你一走,他们说不定瞒着你找姚老师吃饭。”

    “他们不敢。”

    “他们有什么不敢的?当年被家里人吊着打,还不是跟着你去疯去闹。”

    周暮松回忆起以前的事儿,笑了笑,“有时间,我带着小老师约他们出来吃饭。”

    小汤圆和姚茜茜说完悄悄话,手拉着手回来。

    小汤圆拍拍沙发,姚茜茜坐过来。

    小汤圆叮嘱:“以后不能坐地上。”

    “好。”

    姚茜茜把毛毯放到肚子上。

    她和小汤圆在阳台上看了《怀孕妈妈早知道》,头三个月,宝宝很脆弱。

    小汤圆奶奶忽略这两个搭戏台子唱对戏的小家伙,回厨房准备晚饭。

    吃过晚饭,小汤圆和姚茜茜结伴去散步,看一看附近公园里的夜灯喷泉。

    小汤圆爷爷:“外面冷,穿上袄。”

    小汤圆不想穿,站门口,不动。

    姚茜茜慢悠悠地回到卧室,按照小汤圆爷爷的特别要求,翻找到柜子最里面的大厚袄,打开密封袋,穿上。

    小汤圆倔强了半天,回头看奶糖窝窝老师穿上了袄,一声不吭地跟着穿上袄。

    两个人,手拉着手,出去。

    周暮松换上运动衣,手揣在裤兜里,缀在两个小不点身后。

    警卫员看见周暮松,没有上前阻拦两人夜里出行。

    公园里,小汤圆和她的奶糖窝窝老师亲亲密密地走在前面,说说笑笑。

    周暮松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后面。

    姚茜茜停在烤面筋的摊位上,走不动了。

    毕业后再没吃过烤面筋。

    好不容易碰见一次。

    好想吃……

    “茜茜想吃?”

    “昂。”

    小汤圆疑惑,“晚饭没吃饱?”

    姚茜茜诚实,“吃饱了。”

    小汤圆沉默了片刻,“那买吧。”

    奶糖窝窝老师肚子里有宝宝。

    她可以宠着,不用担心宠坏。

    姚茜茜做思想斗争,“晚上吃东西,会长胖。”

    “茜茜不胖,多吃点不要紧。”

    “不吃了。”

    姚茜茜率先离开这个馋人之地。

    自我控制成功。

    小汤圆拍拍奶糖窝窝老师的手,夸奖:“茜茜真棒。”

    姚茜茜扭头看了一眼周暮松。

    昨晚,她不要他乱来,他非要把她抱到台盆上。

    然后,台盆碎了。

    小汤圆站在台盆上没有碎。

    她一坐,碎了。

    她太重了……

    幽怨的小眼神让周暮松回想起了昨夜的爽快,眯着眼睛,舔了舔牙根。

    燥气上身,周暮松绕着公园夜跑。

    姚茜茜骑着自行车,用绳子牵着小汤圆的小三轮车,跟在周暮松后面。

    自行车拴着两个飘飘荡荡的氢气球,小三轮车竖着两个咕噜噜转的小风车。

    小汤圆奶奶大老远听见小汤圆的笑声,拉着小汤圆爷爷拐了方向。

    孩子们玩的正开心,他们不去打扰。

    小汤圆爷爷找到安静的地方坐下来,看着小汤圆的方向,“很久没笑的这么开心了。”

    小汤圆奶奶看着小汤圆的眼睛里全是温柔。

    “茜茜把小汤圆放在了心尖上。”

    这个季节,夜里带着尚未散尽的凉气,白天的温度一日高过一日,路边绿化带的花苞在这个周末突然间全部绽放。

    一直照看小汤圆身体的医生过来检查小汤圆的身体,让她这几天先待在家里,慢慢地适应空气中的花粉。

    小汤圆不乐意,拿着小挎包,要跟着奶糖窝窝老师去幼儿园。

    小汤圆去年因为花粉差点休克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无论奶奶还是爷爷都不允许她去幼儿园。

    小汤圆两眼含着泪,在窗户口跟奶糖窝窝老师上演棒打鸳鸯苦情戏。

    奶糖窝窝老师一走,小汤圆在家里闷闷不乐,敷衍地吃了两口饭,又把自己关到房间里看书。

    午休时间,姚茜茜和小月亮一人抱着一大箱子的材料回来。

    小汤圆惊喜。

    小月亮呼哧呼哧地把材料搬到书房。

    “茜茜要请假,小月亮不同意。”小月亮擦擦脸上的汗,笑着抱住小汤圆,“茜茜带小月亮回来,跟小汤圆一块在家里学。”

    小汤圆笑咯咯地亲亲小月亮的脸蛋,又拽住忙着布置书房的奶糖窝窝老师,两只小胖手捧着她的脸蛋,亲了一大口。

    姚茜茜把所有的材料都摆放妥当,小月亮跟小汤圆说其他小组的进度。

    “班长和阳阳周末聚在一块听了专家讲课,小月亮和小汤圆落在班长和阳阳后面了。”

    小汤圆:“不着急,我昨天跟李教授写了一封邮件,他已回复。他晚上和咱们视频,讲解他刚发表的文章。”

    小月亮的眼睛闪闪发亮。

    为了晚上更能集中注意力,小汤圆和小月亮睡午觉。

    午休时间,姚茜茜埋头写作业。

    周暮松坐在她旁边,时不时地撩拨她一下。

    姚茜茜老僧入定。

    小汤圆奶奶把小汤圆和小月亮叫醒,又坐到沙发上看《名门幼儿园》第四期。

    同样看《名门幼儿园》的,还有因为奶糖窝窝老师休假而无事可做的节目组工作人员。

    副导演和道具师对节目里杨淼和孟亦廷的遭遇感同身受。

    他们也被奶糖窝窝老师完虐。

    本以为他们和奶糖窝窝老师的差距是普通中学和衡水二中,缺的只是勤奋。

    渐渐地进入学习状态后,他们才清醒地认识到,他们和奶糖窝窝老师的差距是蓝翔技校和清华大学,啥都缺。

    字幕编剧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只能看着杨淼经纪人的照片养眼。

    没有奶糖窝窝老师入镜的第三天,想她。

    当小一班的十二只小团子答应奶糖窝窝老师做出会翻跟头、会喷彩烟、会拍照、会变形、会太阳发电的功能性飞机时,节目结束在薇妮经纪人的那张大饼脸上。

    大饼脸心里活动很复杂,看十二只团子的眼神与严父看长辈溺爱孩子的眼神如出一辙。

    字幕编剧打开电脑,果然,只需十分钟,大饼脸成表情包。

    薇妮经纪人气势冲冲地走过来,怒火高涨。

    字幕编剧躲到赵导身后,想着,赵导一身清闲啥都不管,唯一的作用就是挡灾灭火了。

    薇妮经济人气的说话发颤,“说!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会入镜。你看看我穿的是什么衣服!我刚整理完草坪,衣服上沾满草屑和土!”

    字幕编剧从赵导身后露出一个头,靠嘴皮子安抚,“别生气,就是乞丐装,也这挡不住你盛世美颜。”

    薇妮经纪人被吹捧的飘飘然。

    “那是,我这张脸不进娱乐圈,怪可惜的。”

    “记住!下次再让我入镜,提前告我一声,我换身衣服。不是我说你们,你们拍摄太不讲究,你看看你们拍的,先不说我穿的是工装,你看看这衣服颜色,这背景颜色,一点都不搭,难看的要死。”

    薇妮经纪人瞥他们一眼,一脸嫌弃地离开。

    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赵导,转身,死气沉沉地看着她。

    字幕编剧举着平板,“看!观众反应比上一期更激烈。不就是被喷了两句,为了节目效果,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义无反顾。”

    赵导看到网上的评论,笑呵呵地离开。

    字幕编剧对着镜子自怜地摸摸自个的脸。

    她昧着良心胡说八道的功底又精进了一大步,人性的悲哀呀。

    老宅客厅。

    王老医生叮嘱姚茜茜,让小汤圆慢慢地拉长在外面的时间,循序渐进地适应空气中的花粉。

    姚茜茜很谨慎,一丝不苟地执行医生的话。

    有奶糖窝窝老师和小月亮陪着她,小汤圆额外的听话。

    适应了一周。

    小汤圆每天被奶糖窝窝老师抱在怀里睡,荣光满面。

    姚茜茜带着小汤圆来医院做全身检查,王老直接忽略小汤圆的爷爷和奶奶,把注意事项说给姚老师听。

    姚茜茜拿着笔和日记本,详详细细地记下来。

    她没有小月亮和小汤圆的过目不忘,先写下来,回家后再背。

    姚茜茜听完王老的叮嘱,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硕大的记事本。

    记事本的外皮被小汤圆和小月亮画满了五颜六色的星星,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方块字。

    以前照顾小汤圆,她看着医书自个琢磨,有些地方摸不准。

    现在有专业的权威的王老医生,她多问问,等王老不耐烦了,她再走。

    这一问,问了三个多小时。

    被打了麻醉药的小汤圆睡醒又等了一会,姚茜茜才问完。

    姚茜茜和小汤圆你一言我一语地吹捧王老。

    王老笑呵呵地听了几句,佯装不耐烦地把两个小家伙赶走。

    两人一走,王老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回家吃饭。

    一路上,满面春风。

    两个小家伙挺有眼光,不是所有人在七十五岁的时候像他这样年轻健康。

    王老回到家,女儿问他回家晚的原因。

    王老把两个小家伙的事儿给她简单地说了一说。

    王老感慨,“姚老师用心,记事本上全是孩子们的生病症状和治疗过程。看记事本上的分类编号,这样的记事本还有很多。”

    王老女婿:“看起来游刃有余的人,背地里都付出了别人想象不到的努力。”

    王老女儿与有荣焉,拼命点头。

    她一直在追《名门幼儿园》,打心底服气奶糖窝窝老师的耐心,现在再从老爹这里知道奶糖窝窝老师的用心,她更想跟奶糖窝窝老师交朋友了。

    跟奶糖窝窝老师做朋友,一定很幸福。

    王老女儿:“老公,咱们生个崽,交给奶糖窝窝老师来教。”

    然后,她就有理由接触奶糖窝窝老师了。

    凭她的聪明才智,拿下奶糖窝窝老师,只需要三分钟。

    王老女婿实事求是:“咱们的崽不一定进的去百花幼儿园。”

    王老女儿自信满满,“我这么聪明,我的崽只会更聪明。”

    王老训斥女儿,“什么崽不崽的,你是牲畜还是家禽。”

    王老女儿犟嘴,“我上大学的地方都喊崽!”

    “在咱这里,崽就是骂人的话,你出去喊别人孩子崽子试一试,看孩子家长骂不骂你。你还以为自个聪明,你要是聪明,英语四级考了十多次也过不去?”

    一提英语,王老女儿蔫了。

    “别给我装鹌鹑。你看看人家姚老师,英语口语不好,天天练。你要是有姚老师一半的用功,别说英语四级,就是英语六级也能过。”

    王老越说越生气:“王二丫,我告诉你,你要是博士后毕业的时候,还拿不到英语四级证书,我就在姚老师面前,说你不孝!”

    “别……”

    “别以为我在吓唬你,你信不信我马上给姚老师打电话说我生了个蠢货。”

    “我好好用功还不行嘛,这一次一定能考过。”

    王老女婿无奈地摇头。

    顺着父亲不好吗?非要去犟,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老女儿连蹦带跳地挤到王老身边,“老爹,你把奶糖窝窝老师的电话给我呗。”

    “不行。”

    “我发誓,这一次英语四级肯定过。”

    “你要是考过了,我亲自带你去见姚老师。”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女婿扶扶眼镜,瞥一眼这对击掌的父女俩,继续研究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如他说,她考不过英语四级。

    被王老挂在嘴边的别人家孩子系列的姚茜茜,苦恼地看着小汤圆。

    “不好吃。”

    小汤圆拍拍她的头,“我知道不好吃。”

    “能不吃吗?”

    “对宝宝好,好孩子不挑食。”

    姚茜茜沉默片刻,“那你先吃。”

    小汤圆看看奶奶自制的养生粥,再看看奶糖窝窝老师,放下勺子。

    “咱不吃了。”

    “不可以,对身体好。”

    姚茜茜慢吞吞地拿起勺子吃下一口粥,又喂小汤圆一口,原话返还,“好孩子不挑食。”

    一人吃了一口,吃不下第二口。

    姚茜茜:“浪费粮食不好。”

    小汤圆皱着眉头点点头,“不好。”

    姚茜茜:“让你二叔吃。”

    小汤圆震惊地看着奶糖窝窝老师。

    “茜茜,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不怕。”

    姚茜茜为自己有这样一个绝妙的好主意感到自豪。

    “茜茜,拜托你一件事情。”

    “说。”

    “你让二叔喝这个的时候,不要提起我。”

    “没问题。”

    姚茜茜把养生粥端到暖房。

    暖房里,周暮松踩在梯子上加固房顶。

    “你下来。”姚茜茜挥挥小手。

    周暮松做完最后一道工序,走下梯子,擦着手看她。

    “给你一碗好东西吃。”姚茜茜把碗放到他手里,“快凉了,一口吃完。”

    周暮松一手托着碗,似笑非笑。

    “快点呀。”姚茜茜催促。

    周暮松一口闷掉。

    还是老佛爷做出来的熟悉味道。

    姚茜茜拿着碗连蹦带跳地离开,满身的雀跃,藏都藏不住。

    周暮松眯着眼睛,笑了一声。

    有她哭的时候。

    姚茜茜把碗洗干净,放到橱柜中,拖着客厅的摇椅走到书房。

    小汤圆看奶糖窝窝老师的手。

    没有碗。

    “二叔吃了?”

    “嗯。”

    小汤圆不敢置信。

    她二叔以前为了躲开奶奶的养生粥,不管有多重的伤,直接开车回部队。

    难道二叔结婚后成熟了?学会忍耐了?

    “以后二叔就交给茜茜来管了。”

    “好~”

    晚上,周暮松刚换上睡衣,姚茜茜撩开衣服,露出自个光溜溜的肚皮,言辞振振,“里面装着一个宝宝,头三个月很重要,不能惊动了宝宝。”

    周暮松戳戳她的肚皮,“所以?”

    姚茜茜拍开他渐渐不规矩的手,“你忍忍,暂时不能碰我。”

    周暮松收回手,托腮,“王老说你肚子装了娃?”

    “时间短,王老看不出来。”

    周暮松伸手,捏着她的小耳垂玩。

    “听你这么肯定,我还以为确诊了。”

    姚茜茜趴到他身上,摸摸他的脸,哄他,“乖了哈,明天给你做好吃的。”

    周暮松眼神暗了暗,舔了舔后牙根。

    这笔账先记下来,等她自个摔出来的淤青全消了,再一块算。

    大半夜,火烧眉毛的政委打来电话,周暮松来不及收拾,弯腰亲了下奶糖包的额头,拿着军装和车钥匙,快步离开。

    小汤圆一大早知道这个消息,欢天喜地。

    小汤圆爷爷看见小汤圆这个高兴劲儿,笑着逗她,“以前,你二叔走,你抱着他的腿哭着不让走。”

    “今非昔比,现在有茜茜陪我,不稀罕二叔了。”小汤圆摇头晃脑,眉眼弯弯,“而且,二叔走了,茜茜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姚茜茜闭着眼睛穿好衣服,迷迷糊糊地下楼。

    小汤圆跑过去,把她牵到沙发边坐下来。

    姚茜茜头一点一点地打盹。

    小汤圆拿着梳子,给奶糖窝窝老师扎小辫。

    小汤圆奶奶从厨房里端出来一大锅汤面,看见小汤圆又在折腾她小儿媳。

    “你又在做什么?”

    小汤圆不急不躁,“练习,等我学会了,给茜茜宝宝扎小辫。”

    “你别把我儿媳扯疼了。”

    “奶奶,你偏心偏的太明显了,我不会扯疼茜茜。还有,你忘记咱家的逻辑关系了?二叔是茜茜的,茜茜是我的,我是你的。你这样,我很难办。”

    “你二叔在家,也没听你说茜茜是你的。”

    小汤圆叹气,她之前做的铺垫没用了,奶奶发现了茜茜的好,来抢了。

    “好吧,茜茜是咱们两个人的。”

    小汤圆奶奶嘴角牵出一个微弱的弧度。

    小汤圆爷爷看见,脚尖不停地颤抖,又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年轻时留下的心理创伤,也许能自我治愈。

    小汤圆给奶糖窝窝老师扎完小辫,亲亲她的额头,捧住她的脸,揉一揉。

    姚茜茜打着小哈欠,醒过来。

    姚茜茜拿着镜子看看小汤圆给她扎的小辫,让小汤圆坐在小板凳上,给她了扎了个同款发型。

    小汤圆奶奶催两个人过来吃早饭,看到两人一模一样的发型。

    “丑一块去了。”

    姚茜茜晃晃头上的小辫,“时尚。”

    小汤圆吹吹额前的碎发,“前卫。”

    小汤圆爷爷没忍住,笑出了声。

    小汤圆奶奶也被这两个小不点逗的心里乐。

    姚茜茜和小汤圆吃完汤面和荷包蛋,坐车去百花幼儿园,小汤圆奶奶让两人戴上鸭舌帽。

    两人摇头。

    满头的小辫甩来甩去。

    小月亮在幼儿园门口看到奶糖窝窝老师和小汤圆的小辫,手往头上一拽,把头圈给拆了下来。

    “小月亮也要和茜茜一样的小辫。”

    小汤圆自告奋勇,“我来,茜茜的小辫是我扎的。”

    小月亮捂住头发,先问清楚,“小汤圆的头发是不是茜茜扎的?”

    姚茜茜点头。

    扎漂亮容易,扎成小汤圆这么有艺术气息的不容易,需要技术。

    她基本功扎实。

    小月亮把皮圈交给奶糖窝窝老师,“小月亮让茜茜扎头发。”

    小月亮背过身,方便奶糖窝窝老师扎小辫,一抬头,“咦?妈妈怎么还没走?”

    小月亮妈妈挤出来一个假笑,摆摆手离开。

    她女儿一看见奶糖窝窝老师,眼里进不去其他人,她这个当妈的也不例外,被完完全全地抛在了脑后。

    当着她的面,直接捋掉皮圈,是有多不待见她梳的马尾辫。

    小没良心的。

    小一班集齐完毕,排成串进入教室。

    小班长看见奶糖窝窝老师的发型若有所思。

    和阳阳完成了最后一个模块的编程,小班长踩着月光回到家。

    饭菜一直热着,家里人都在等他回来一起吃饭。

    家里的规矩是食不言寝不语。

    小班长安静地吃完饭,擦擦嘴,说正事,“我想梳个小脏辫。”

    小班长爷爷一个手抖。

    小班长爸爸哈哈大笑,“我老儿子果然有眼光,走,咱爷俩去理发店。”

    天亮,父子俩一头一模一样的小脏辫站在百花幼儿园等奶糖窝窝老师开门。

    小月亮从车上跳下来,头上的发型是小姨给她扎的新疆小辫,穿的也是小姨给她挑的新疆碎花裙。

    送阳阳过来的管家与家长们打招呼,看见小班长和小月亮的发型,明白了自家小少爷非要烫卷的原因。

    小少爷头发短,扎不了小辫。

    家长们陆陆续续地到达,集体沉默。

    不知道孩子们同意不同意他们给奶糖窝窝老师安排一门美容美发课程。

    姚茜茜和小汤圆打开百花幼儿园的大门。

    所有人看向奶糖窝窝老师的头发。

    只是一个简单的花骨朵。

    十一只小团子控诉地看向奶糖窝窝老师。

    他们统一了发型,茜茜又变了。

    小汤圆拍拍小班长的肩膀,安慰,“女人总是善变的。”

    小班长心情低落了一整天,回到家让爷爷把他的小脏辫剪掉。

    小班长老爹急忙捂住老儿子的头,夺走老爷子手上的剪刀。

    “老儿子,你有啥想不开的?这发型的回头率杠杠的。你老爹在公司里引来一群小姑娘尖叫。难道这个发型在幼儿园不吃香?”

    小班长心情不好,不想说话。

    老爹对老儿子的心思不说全能猜中,也能猜个差不多。

    老爹跟奶糖窝窝老师通电话,说话斯文讲究,没有半点在外面办事的土匪气。

    他老儿子收住调皮捣蛋的本性,在奶糖窝窝老师面前,懂事稳重又有担当,他不能拖了老儿子的后腿。

    姚茜茜在电话里对小班长的小脏辫一通夸。

    小班长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小班长:“那我继续留着这个小脏辫?”

    姚茜茜思考了半分钟,“我建议剪掉,洗头发不方便。”

    小班长点头,“茜茜觉的我梳哪种发型比较好?”

    电话那头,小月亮坐在小汤圆旁边,对着奶糖窝窝老师比手画脚。

    姚茜茜眯眯眼睛,“小月亮说你梳大背头最好看。我觉得,你气质好,梳什么发型都好看。”

    小班长咧嘴笑,“既然这样,我梳小月亮喜欢的大背头,小月亮最小,得好好照顾她。”

    “对。”

    姚茜茜挂断电话,认真地问小月亮,“小月亮真的认为大背头最好看?”

    小月亮连连点头,想到明天就能看见小班长的大背头,两条小短腿晃来晃去。

    小汤圆拉着奶糖窝窝老师坐下来,把草莓分她一半。

    “茜茜觉得班长梳什么头发最好看?”

    姚茜茜诚恳,“扎小辫最好看。”

    小汤圆和小月亮对视一眼,叹口气,拍拍奶糖窝窝老师的头。

    “茜茜,以后不要对着班长说这个话,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像女孩子。”

    “哦。”

    小汤圆从书架上翻出一本幼童心理书,“虽然这本书的很多内容都很可笑,但对班长和阳阳他们还算适用的,茜茜多研究研究。”

    姚茜茜眨巴眼,“其实,我看过这本书。”

    小汤圆满脸严肃地批评:“茜茜看过,还说这种让班长敏感的话。”

    姚茜茜指着墙上的检讨书,“诚实。”

    小汤圆脸色和缓。

    小月亮为她们冤枉奶糖窝窝老师感到抱歉,从小挎包里拿出一个小圆珠给奶糖窝窝老师。

    “茜茜不伤心,小月亮和小汤圆冤枉茜茜了。”

    小月亮语重心长地教育奶糖窝窝老师,“有时候,实话不能说,比如,小月亮妈妈做的饭不好吃,小月亮和爸爸会说好吃。这是善意的谎言。”

    姚茜茜想起那碗喂给周暮松的养身粥,仔细询问,“那小月亮和爸爸吃完了?”

    “吃不下。”小月亮咏叹调,“善意的谎言在真相面前犹如海市蜃楼。”

    小汤圆听这句话熟悉,抬头,“小月亮看完《现代散诗集》了?”

    小月亮笑嘻嘻地点头,“特别有趣,我现在正看莎士比亚的作品,里面的句子都很好玩。”

    姚茜茜托腮。

    小月亮看莎士比亚的作品,过不了多久,她每周会多出一节莎士比亚作品赏析课。说不定,小月亮还会让她学莎士比亚写小说。就像她现在多了一节现代散诗欣赏课,每天写一首诗。

    周暮松不在。

    她体力充沛。

    写诗,不难。

    写小说,不怕。

    《名门幼儿园》第五期播放了奶糖窝窝老师所学课程的进化。

    网上一片同情。

    这厚成板砖的物理学是人学的?

    这遗失了的文明似的流体学是人看的?

    这超前了二百多年的机械人神经反馈学是人搞的?

    真的!

    这些课程不是靠勤奋就能学懂的。

    奶糖窝窝老师。

    一个花样年华美少女。

    怎么想不开找苦吃呢?

    他们敢说,奶糖窝窝老师肯定消化不了这些课程。

    以他们博士生的自尊打赌,奶糖窝窝老师要是学会他们学了六年也没全学会的东西。

    他们——

    直播吃黄连!

    直播戒烟酒!

    直播捐家产! 富品中文
章节列表
徐少强 金瓶梅新书推荐:大佬又在窥屏了 摄政王总想拐哀家私奔 大周内卫 花重大明 定鼎大明 霸府 盛唐迷云 绝品王爷莫撒娇 好烦哟摄政王每天都上钩 我的恐怖直播间 深夜博物馆 我是一个纹阴匠